2年接运2000具遗体“接尸人”王亮:有一种遗体我最害怕接

在寒冷的冬夜,吉林市公主岭的大道上空无一人,此时一辆黑色的大型面包车呼啸而过,除了车头上印有“殡仪”二字之外,和其他的面包车没有任何区别。

之后,这辆面包车悄悄停在了公主岭市中心医院的后门,静静地等待着这一趟的“客人”,身穿黑色衣服的司机王亮趁着等待的时间跳下车,抽根烟打发时间。

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中,一辆救护车开进了院子,伴随着亲友的哭声,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赶紧把救护车上的病人推进大楼,王亮只是在边上静静地看着他们。

“医院的白色代表着希望,而我们殡仪馆的黑色则刚好相反。虽说两边车上下来的家属都是哭成一片,但是含义却截然不同。救护车上的家属的哭声代表着祈求,而殡仪馆上的家属的哭声则代表了不舍。”王亮吐了口烟,淡淡地说。

他已经见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,心态也从最早时候的慌乱变为现在的淡定,由于他们行业的特殊性,不少人就给王伟起了个外号,叫“死神的司机”。

“因为心理上的原因吧,做我们这一行的特别不受人待见,人们总觉得我们‘晦气’。”每每说到这里,王亮也只得苦笑一下,成为殡仪馆司机并不是他的本意,他原本的职业是钢铁厂的工人。

王亮生于1983年,童年时期的王亮经历过父母离异后,他变得顽劣不堪,高中没上完就辍学去当兵,退伍之后进入家乡的一家钢铁厂上班,本以为他的日子会这样平淡地过下去,但是几年后,钢铁厂改组,辞退了王亮。

失业后的王亮只得另谋生路,他给人当过司机,帮人送过货,后来才进入殡仪馆成为专职司机。王亮平时就在殡仪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等电话,一旦电话响起,王伟就知道自己“来活了”。

因为王亮的特殊职业,亲友邻居也早早地跟他划清了界限,不再跟他联系,甚至由此过节,王亮拎着礼品去串亲戚,但没想到亲戚根本不让他进门,还把他拿的礼品扔了出来,叫他以后不要再来了,接着就紧紧地关上了大门。

所以王亮知道,电话铃一响就代表着有人离世,毕竟除了工作上的事,也没有其他人会找自己。

王亮虽然已经看淡了生死,但他还是会相信一些“玄而又玄”的东西,他家书柜里塞满了讲风水的书,在殡仪馆他办公室的桌子上,永远摆放着一本老黄历,室内挂着一束艾草,甚至办公室里几十把钥匙都是找“高人”开过光的,用王亮的话来说,这样可以“图个心安”。

平时王亮不工作的时候就会躺在办公室里刷视频,一旦手机响了,王亮就得立马驱车前往,但是王亮却不希望自己的手机响起来,因为手机响就代表坏事发生了,即便他的工资是和他出车次数挂钩。“我就这两千多的底薪挺好的。”王亮表示。

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,他的手机终究还是会响,即便心里一百个不愿意,王亮也得开车去“拉客人”。据他所言,他一年的时间里运送了超过2000名死者,而最多的一天则跑了23趟。

王亮在刚进入工作的时候,单位怕他不适应,特意安排了一个老师傅陪着王亮,一是可以缓解王亮害怕的情绪,二是可以手把手地教王亮如何完成工作。王亮就跟着这位老师傅一起出车,一起把死者拉回殡仪馆,有人陪着自己,王亮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算那么可怕。

后来,单位觉得王亮工作能力已经够了,于是就开始安排王亮单独值班去接尸体,这人生中的第一次给了王亮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当晚,王亮一个人呆在办公室,他把办公室周围所有能亮的灯全部打开,然后一个人蜷缩在床上刷小视频来缓解恐惧,他一边刷视频,一边祈求晚上不要有电话打来,但是怕什么真就来什么。电话中,领导让他去一个小村子里接一具尸体,告诉他位置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。

无奈,王亮只得发动汽车,孤身去那个小村庄接尸体,王亮虽然害怕,但他也并没有多想,他以为这次和以前一样,是一具再平常不过的尸体,但当他到了死者家里才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,因为死者是死于谋杀!

死者身上被人捅了好几刀,血还在顺着刀口往外渗,整个人就像是刚从血池中捞出来的一样,王亮想招呼死者的家属帮他把尸体抬到车上,但是没有人愿意帮忙,王亮只得自己一个人把尸体装进裹尸袋,然后再装到车上。

殡仪馆的车辆是经过特殊改装的,加长了车身,在后边加上了一个装尸体的箱子,王亮接到的尸体就暂时装进这个箱子。

按照惯例,死者的家属会乘坐殡仪馆的车辆去殡仪馆,但是死者的家属却表示让王亮先行出发,自己会开车跟在王亮后边。王亮此时头都大了,这就意味着车内只剩下了他和死者。

王亮只得硬着头皮开车走在前边,村子很偏,路两边没有路灯,只有一弯月亮照在路上,王亮还要不时回头看看死者,因为殡仪馆规定,司机要随时注意死者状态,生怕死者被颠簸出去。

王亮只觉得头皮发麻,因为他觉得这种死于非命的人身上都带着极大的“怨气”,“我是真的害怕那个人突然站起来,虽然很害怕,我还得回头看看死者。”直到现在,王亮都心有余悸。

好在,死者的亲属还跟在自己车后,耀眼的车灯在漆黑的夜晚也不过是一缕光而已,但却给王亮带来一股心安。但不知道为何,死者的亲属开车跟到一半就悄悄折返回去,只剩下王亮独自把尸体运回殡仪馆,王亮只觉得当晚的路格外漫长。

好不容易,王亮把车开回了殡仪馆,他赶忙跳下车,冲进离他最近的办公室,直到他看到同事,他才没那么害怕。可以说,这种尸体王亮再也不想遇见第二次。

王亮在殡仪馆中工作了几年,见过了各式各样的死者,在死者的背后,王亮也见识过了人生百态。

有一次,王亮去接死者,得知死亡原因后他只觉得一阵唏嘘,兄弟阋墙,哥哥亲手杀死了弟弟,仅仅是为了一头羊。

兄弟二人居住在贫穷的山村里,他们都与轻微的智力障碍,村里没人愿意把女儿托付给他们,再加上他们父母早亡,兄弟二人只得相依为命。

这天,弟弟自己一个人牵着一头羊去镇上卖了500元钱,然后买了些酒菜回家了。晚上兄弟二人在喝酒的时候,哥哥认为,羊是两个人一块养的,所以跟弟弟平分这500块钱,但弟弟却认为羊是自己卖的,根本不想和哥哥平分钱,于是二人就开始了口头争执。

两人晚上都喝了点酒,吵着吵着很快就上头了,两人的矛盾迅速升级,两人也从口头争执开始动手,两人扭打在一起,哥哥顺手抄起边上的刀,朝着弟弟就捅了过去……

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王亮感慨道,兄弟二人为了区区五百元钱就刀戈相向,最后落得如此局面。

还有一次是在2018年3月,王亮接到通知要去接一名死于车祸的老人。王亮赶到现场后得知,老人今年五十四岁,儿女都不在身旁,老人晚上刚刚打完牌回家便出了车祸。老人的亲人没有为老人收尸,车祸现场除了公务人员便只剩下老人的邻居和几个牌友。

王亮从车上拿出裹尸袋,他请求老人的牌友们帮忙把老人装进裹尸袋,然后再把老人放到车上,但是老人的牌友们并不想管老人的后事,他们嫌把老人装进裹尸袋太麻烦了,于是把袋子放在老人身下就走了。

王亮无奈,只得自己一个人把老人装进裹尸袋,然后再费力地将遗体搬进车中。“人走茶凉啊。”一路上,王亮内心一直在想这句话,他时不时地望向车后老人的遗体,发出阵阵叹息。

王亮觉得人心可怕的还有一点,就是社会上其他人员对他们这一行业的不解和偏见。王亮不止一次地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“不祥”的职业,甚至他老丈人得知他要做殡仪馆司机后都大发雷霆。

王亮不被其他人待见,亲友不愿意见他,路上的车都离他远远的,甚至修车店老板都不愿意做他生意。

王亮有时候会接到浑身是血的尸体,一趟跑下来,车内全是死者的血,等把人送到殡仪馆后,车上的血也就结块了,非常难清理。王亮曾经把车开到洗车店清理,但他刚把车停到洗车店门口,老板就出来赶他走,“去去去,我不做你生意,你赶紧走,太晦气了。”每一个老板都会这么说。

王亮没有办法,只得自己烧一壶热水,用抹布一点一点地擦去车上的血迹。被赶的次数多了,王亮也就不再去洗车店了,甚至王亮还自己学会了修车,因为很多修车店老板也觉得他晦气。“我们单位里很多司机都是全才,开车修车样样都要会。”王亮开玩笑道。

在殡仪馆工作几年后,王亮见过了各式各样的死法,有的惨烈,有的令人惋惜,王亮都会在心中默默感叹一句“活着真好”。

有一次,王亮和同事接到通知,长春附近的高速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,让他们去收尸。到了现场之后他们才发现车祸现场极其惨烈。

王亮在和现场人员聊天中得知,一辆面包车和前方的车辆发生了碰撞,巨大的冲击力使面包车断成了两截,后排的四个人甩出车外当场死亡,只剩下前排两名乘客幸存,死者中年纪最小的仅有20岁。

车祸现场散落着大量的人体器官和鲜血,浓烈的血腥味让王亮忍不住在路边呕吐起来,他从没见过如此骇人的景象。

还有一次,王亮要去接一位年仅十三岁的死者。这个小孩子因患有先天心脏病抢救无效死亡,王亮也是一名父亲,他清楚地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句话中蕴藏的悲伤之情。

父母把孩子的遗体抱上车,在孩子身边放上了他生前最喜欢的玩具,孩子静静地躺在车上,就像睡着了一样,孩子的母亲掩面痛哭,王亮也觉得十分揪心。

王亮接完尸体后,不少亲属会追着车辆跑,王亮看着紧追不舍的人,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,但他知道,人死不能复生,自己必须完成自己的职责,但他会故意放缓车速,让死者的亲属们多看一会儿亲人。

2018年的时候,王亮就在朋友的建议下开始在短视频平台直播,他向网友们分享自己做殡仪馆司机的故事,跟网友们聊聊天,讲讲人生的感悟。

由于直播管得非常严,王亮工作的很多内容不能出现在直播中,于是王亮只得经常把手机放进兜里,等忙完了再把手机拿出来继续工作。王亮经常聊着聊着就会蹦出来一句:“我得先把你们揣兜里,一会再唠。”久而久之,王亮的粉丝就开始自称为“兜粉”,即“经常被揣进兜里的粉丝”。

王亮在直播间中很详细地为大家讲解关于殡仪馆的知识,不少人好奇殡仪馆的工作都是怎样的,王亮也都为他们耐心地解答。他见惯了生死,但他还是在自己的直播间不止一遍地告诉大家要珍惜生命,好好地活下去。

现在已经是2022年了,王亮作为殡仪馆司机已经四年有余,他开始做直播也已经三年多了,现在的王亮还在为死神做司机,他依然时不时地会把粉丝“揣兜里”。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简单地认为殡仪馆司机是“饭碗”,他认为,自己就像是摆渡人,送那些离世的人最后一程。

就像王亮发的朋友圈所言:“我害怕就不干了么?能送每位逝者最后一程也是十分伟大的工作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