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接尸人”王亮:接过2000多具遗体但还是有一种仍无法坦然面对

原标题:“接尸人”王亮:接过2000多具遗体,但还是有一种仍无法坦然面对

还不到40岁的王亮身上有一种历尽风霜、看透人生的苍凉感,同时也有一种积极向上的热情。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一个人身上出现,很难不让人感到奇怪。

可是当你了解他的职业后,就会发现一点也不奇怪。因为,王亮是一个殡葬车司机,他的工作就是开车接送已经逝去的死者。他还给自己取了个称号“接尸人”。

1983年,王亮出生于吉林公主岭一个普通的小家庭里。一家三口的小日子过得平淡又幸福,只是这份幸福在王亮9岁的时候戛然而止,因为他的父母离婚了。

父母离婚后,王亮就被爸爸送到乡下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俗话说隔辈亲,王亮的爷爷奶奶对他好得不得了,从来不舍得对王亮说一句重话。

可是小树不修理不直溜,再加上缺少父母的陪伴和管教,王亮总是跟街上的小混混在一起混日子。

成绩垫底、逃学打架,王亮没少被老师叫家长,可是他丝毫不在意。或许这个时候的王亮只是想以此博得父母的关注吧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王亮的思想也稍显成熟。上高中后,王亮回首以前自己干的那些事,发现自己又幼稚又可笑。

王亮的本性并不坏,上高中后他就收了性子老实上学。不过王亮发现自己对学习实在不感兴趣,于是高中一毕业他就跑去部队当兵了。

退伍后,王亮回到老家应聘了一份钢铁厂的工作。只是还没干几年呢,就碰上钢铁厂改制,王亮只好重新找工作。

在朋友的介绍下,王亮当了几年司机,辗转也换了好几个地方,最后一个工作地点是当地的民政局。

民政局的工作稳定,有底薪有提成,还交五险一金,工作内容也是王亮所熟悉的开车。

唯一不同的是,以前王亮车上载的是有温度有呼吸的活人,现在他的车上载的是没有呼吸、冷冰冰的尸体。所以王亮现在是一名殡仪车司机。

每个人都有一死,但是大多数人们却对死亡这个话题避而不谈,对从事殡葬行业的人也抱着能远离就远离的想法。

王亮虽然是一个退伍兵,不说胆大包天,但也算不上小。只是王亮以前到底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,心里总是怀有敬畏和一丝恐惧。

不过干的时间长了,王亮也就慢慢习惯了。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,需要把办公室和走廊的灯全部打开给自己壮胆了。

甚至于王亮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地讲述他在刚入职的时候,那让人生理不适的画面对他心灵的冲击,以及大半夜自己和一个刚去世的人,共处一车时那种心里发毛的感觉。

王亮第一次出车碰见的就是一个十分惨烈的车祸现场。那起车祸发生在高速路上,王亮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凌晨四五点了。

坠毁的车辆从中间裂成两半,除了前排的司机以及他的妻子,后排的四个人全都不幸身亡。其中最年轻的一个人才20岁。

王亮才刚到现场外围就闻到了血腥味,一进现场里边,遭受猛烈撞击的4位死者的躯体血肉模糊,有的已经不完整了。

惨烈的现场刺激的王亮想吐,可他硬是忍了下来。之后,王亮开车把4位死者的遗体拉了回去。

王亮第一次和死人在同一辆车上,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。不过当时王亮是个新人,单位里专门安排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师傅带他。

不过新人总有出师的一天。不久之后,老师傅表示王亮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殡葬车司机,完全可以独自一人搞定工作。

顺利出师的王亮没想到他第一次独自一人工作就碰上了凶杀案。时间还是晚上,王亮开着车前往案发地点,一个村庄。

尽管王亮已经有些经验了,但是在看到浑身是血的尸体时,他还是面色发白,胃里一阵阵地翻滚。不过王亮迅速让自己镇定下来,将身中数刀的死者抬上了车。

殡葬车上有专门让死者家属做的座椅。死者家属连忙上了自己家的车,表示他们会在后面跟着。

王亮当时心里就是一咯噔,他回想着来时的道路,不仅崎岖不平,还没有路灯漆黑一片。光是想一下那个环境王亮心里就直发毛,更不要提他还得载着一个刚刚被杀害的死者。

但是王亮也不能强迫死者家属坐殡葬车,好在他们会在后面跟着,也算是个伴儿。

一路上,王亮只能看清车灯照亮的那一小片地方,耳边只有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的轻微声响,整个车里安静得吓人。

再加上为了对死者表示尊重,殡葬车得尽量保持平稳,以免死者遗体随着车辆晃动来回移动。所以王亮开得非常慢,以至于回程路漫漫。

本就害怕的王亮突然发现原本跟在殡葬车后边的私家车,不知道啥时候不见了,他想应该是死者家属半路调头回去了。

王亮不自觉地吞咽了两下口水,身子更加僵硬,丝毫不敢扭头看一眼后车厢里的遗体,不停地祈祷着再快点、再快点。

王亮回忆称,他直到看见殡仪馆门口的保安大叔,才深深吐了口气,胸腔里急促的心跳也慢慢恢复正常的跳动频率。

这两次工作经历,王亮哪怕是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记忆犹新。尽管过程并不美好,但王亮的身心都得到了磨炼。

随着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,接送的遗体越来越多,王亮都已经有些麻木了。据他说,他平均一年大概会接送2000具尸体,最多的一次是一天之内出车23次,拉了26具尸体。

即便王亮已经锻炼出一颗强大的心脏,已经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得面对各种各样的遗体,但是还有一种人的遗体,王亮至今都无法坦然面对,哪怕遗体是完整的。

王亮至今都无法坦然面对的就是小孩子的遗体。每见到一次,王亮的心刺痛一次。

作为一个父亲,王亮无法平静地面对那些还没来得及再看一眼世界,就逝去的孩子们,以及沉浸在丧子之痛里无法自拔的父母。

王亮的殡葬车拉的第一个小孩遗体,是一个13岁的孩子。这个孩子是突发心脏病猝死的,面容很平静,就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
王亮亲手从孩子爸爸手中接过遗体并放进车里。孩子身上的衣服不新,但很整洁,应该是孩子平常穿的衣服。孩子的父母还将他生前最喜欢的玩具一一放在他身边。

王亮从孩子父母口中得知,他们那里没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习俗,所以不能跟着殡葬车一起去殡仪馆。

王亮只好关上车门,独自一人载着小孩去殡仪馆。孩子的父母“砰”的一下跪到地上,泣不成声。王亮从倒车镜里看着跪趴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的那对中年夫妻,第一次流下了眼泪。

那是王亮第一次那么深刻地惋惜一个小生命的逝去。世界那么大,他们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看;人生还有那么多有趣的事,他们也没有机会亲身体验一番。

至于那些痛失爱子的父母,王亮表示他很同情,但也无法完全感同身受。也因此,王亮十分紧张自己的孩子。

家里的每一扇窗户外边都安装有防护栏;家里所有尖锐的地方都包着海绵防护套;王亮还禁止孩子去厨房,以免孩子不小心碰到煤气罐阀门。

有一首歌的歌词这样唱道:“我害怕鬼,但鬼未伤我分毫;我不害怕人,但人把我伤遍体鳞伤。”

王亮虽然不信鬼神,但是有的时候难免会感到害怕。可是当他见惯了生离死别,却发现死人并不可怕,可怕的却是那些活着的人。

2018年3月,王亮又接到任务。这次的死者是一位50多岁的独居老人,老人是在打完牌回家的路上发生了车祸。

因为时间紧张,老人的儿女来不及赶不回来。王亮从车上拿出裹尸袋请求老人的邻居和牌友帮个忙。

面对王亮的请求,他们纷纷往后退出好远的距离。王亮见状也知道他们不可能上前帮忙,只好自己一个忙活。

回程的路上,王亮不免感到一股人走茶凉的悲凉感。那些邻居可能上午还跟老人打过招呼,那些牌友刚刚还在跟老人打牌。可是一转眼老人不幸去世,曾经跟老人有说有笑的邻居和牌友却对老人避之不及。

像这样的情况很常见,甚至还有比这更过分一些的。当然,人们害怕死人是人之常情,可是当害怕超过亲情、友情或爱情,人们不敢面对或触碰曾经跟他们关系密切的死者,就不免会让人感到悲凉。

王亮在从事殡葬行业后,发现自己除了妻子、孩子以及单位的同事,已经没有亲人和朋友了。王亮知道亲朋好友远离他的原因,无非是觉得王亮晦气,会给他们带去霉运。

有一次,王亮提着礼品去看望一个亲戚。可是亲戚却将王亮提的东西原封不动地送了出来,还跟他说以后就不要再这样麻烦地上门串亲戚了。

王亮提着礼品尴尬地站在门口,最后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叹口气,转身回家。在这之后,王亮就把所有的人际往来全断了。

王亮的同事赵虹浩也曾遇到过同样的事。与王亮不一样的是,赵虹浩受到的打击更大更直接。因为赵虹浩的岳父在得知他到殡仪馆工作后,直接跑到赵虹浩家里破口大骂,骂他没有本事,专门赚死人的钱。

除此之外,赵虹浩的妻子也因为丈夫的工作受到了影响。赵虹浩的妻子本来高高兴兴地打算去参加同学聚会,却被老同学直接告知不允许带她老公。

我们不知道在同学聚会上大家有没有讨论赵虹浩的工作,但是他们对殡葬从业者的避之不及已经表露无疑。而赵虹浩的妻子心里也一定不舒服。

王亮身边的所有同事几乎都是这样。因为工作,导致他们家人也平白无故地遭到别人的议论和排挤。

有一次,王亮听说有一个同行的孩子在学校里被同学们孤立。因为小孩子不像大人那样说话有所顾忌,他们的话语直白。可想而知,那个被孤立的孩子受到了多么大的伤害。

因为工作需要,王亮从不会跟人打招呼说“你好”、“再见”;因为工作时不能笑,王亮在生活中几乎也不笑;出于对死者的尊重,王亮的衣服几乎都是黑灰色的。

除此之外,王亮也被逼出了一身修车的本领,因为没有一家修车店愿意修理殡葬车。哪怕是简单的换车灯、补轮胎,他们都不愿意上手。

有些店主态度好,说话也客气,他们会委婉地表示自己害怕,不敢修理殡葬车;若碰上脾气不好的店主,他们会直接撵人,嘴上还骂骂咧咧地说晦气。

我们常说,工作不分高低贵贱,可是真正能做的人又有几个呢?其中,殡葬行业可以说是最不被人们所接纳的一种行业了。

即便王亮已经习惯了世人的歧视、不理解,可他还是希望将心中的苦闷说出来,希望有人能够理解像他一样的殡葬从业者。

而直播则恰好满足了他的愿望。刚开始王亮只是想通过直播跟一些同行聊聊天,后来他发现有不少人也进入直播间看他工作。

因为王亮工作的时候总是将手机放进衣兜里,他的粉丝也有了一个可爱的称号“兜粉”。每次手机黑屏的时候,兜粉都会在评论区表示支持与陪伴。

直播间有不少人是因为猎奇才去看王亮直播的,他们甚至会无所顾忌地问王亮啥时候去接他们。而王亮每一次都会非常严肃的告诉他们不要拿这种事开玩笑。

因为见证过太多生死,所以王亮知道生命的可贵。在王亮的影响下,兜粉们也逐渐感受到死亡的沉重以及生命的可贵。

有一位母亲整日活在失去孩子的痛苦和对孩子怀念之中,翻看她的视频内容,会发现她沉浸在早日去天堂见孩子一面的消极情绪里。

为了鼓励这位母亲,王亮常常会留言安慰她,还动员其他粉丝一起关注这位母亲,给予她力量。最终,这位母亲勇敢地从悲伤的回忆中走出来,重新积极地迎接新的生活。

世人对于死亡总是讳莫如深,即便每个人都有生命走向终结的那一天。殡仪馆是每一个活着的人避之不及的存在;可当生命逝去,殡仪馆又成了他们万分需要的存在。

而殡葬从业者也同殡仪馆一样,成了人们或敬而远之或万分感激的存在。他们承受着世俗与偏见,却安之若素;他们每一天都要面对死亡,却从不绝望。

殡葬从业者是伟大的,他们的工作是神圣的。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抛下偏见,公平地对待他们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