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班牙混血儿独立建国

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落下帷幕,阿根廷夺冠,南美足球重返巅峰。比起由许多非裔黑人球员组成的法国队,来自南美的阿根廷队的人种构成遭媒体质疑,《》就质疑为何阿根廷队没有黑人。

其实阿根廷队球员,虽然没有黑人,但也算不上纯粹的“白人”,虽是欧罗巴面孔,也已是混血后代了,这与整个拉丁美洲的民族特质分不开,混血已深入拉美基因。

混血(Mix-blood)来源于拉丁语混合(Mixticius)与创造(Creare)二词。混合(Mixticius)一词演变出Mestizo,即麦斯蒂索人;创造(Creare)一词演变出Creole,即克里奥尔人。

麦斯蒂索人,是拉丁语系民族混血的统称。麦斯蒂索(Mestizo)是西班牙语词,源于拉丁语混合(Mixticius)。Mixticius在西方语言中演变出不同形式,例如葡萄牙语的mestiço(麦斯蒂索人)、法语中的métis(梅蒂斯人)、英语的Mixed(混合)、意大利语的meticcio、荷兰语的mestiezen等,都包含混血的意思。

麦斯蒂索是西班牙殖民地种族主义的产物。西班牙在西属美洲殖民地建立伽斯塔种姓制度(Casta),区别对待殖民地各种族,进行分类统治。

这个种族等级制度自上而下由西班牙人、印第安人向黑种人过渡,等级的高低由肤色深浅决定,越靠近白人就越高,越靠近黑人就越低。

● 半岛人(Peninsular ),生在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本土的西班牙人;

●卡斯蒂佐人(Castizo ),西班牙血统占3/4、印第安血统占1/4的混血;

●麦斯蒂索人(Mestizo),西班牙血统占1/2、印第安血统占1/2的混血;

今天,麦斯蒂索已经远超伽斯塔制度内的狭窄定义,泛指所有血统的混血人种。当今拉美的大部分居民都可称为麦斯蒂索,可以说南美洲本身就是个混血大陆。所谓“拉丁裔”大部分都是麦斯蒂索。

墨西哥50-90%的国民是麦斯蒂索。2012年《人类基因学刊》研究发现,墨西哥的麦斯蒂索包括64.9%欧洲血统、30.8%印第安血统和4.2%非洲血统。

哥斯达黎加大部分居民也是麦斯蒂索。在巴拿马运河开通前,哥斯达黎加曾是中美洲进入美国的必经之地,所以很多欧洲移民来到这里与当地土著通婚,更早期来的西班牙殖民者,还是15世纪受西班牙驱逐的赛法蒂犹太人。

除美洲外,西班牙在亚洲也留下了大量麦斯蒂索。在前西班牙殖民地菲律宾,麦斯蒂索是西班牙、菲律宾土著与华人的后代。

麦斯蒂索不仅产生于西班牙殖民地,在葡萄牙殖民地也广泛分布,是葡萄牙人与土著的后代。葡萄牙语Mestiço指的就是葡系麦斯蒂索。

麦斯蒂索也出现在法国殖民地上,由法国人与殖民地土著通婚形成。法语词梅蒂斯人(Métis)就是麦斯蒂索在法语中的变种。

梅蒂斯人分布于加拿大中部草原省份和英属哥伦比亚省,以及美国中西部和北部。

北美的梅蒂斯人是法国人与印第安土著的后代。16世纪,加拿大成为法国殖民地,被命名新法兰西,法国人靠将北美的皮毛卖到欧洲来聚敛财富,并开始与印第安人交往并逐渐通婚,留下讲法语的混血后代梅蒂斯人。1982年,加拿大宪法宣布梅蒂斯人是本土民族,2021年加拿大的梅蒂斯人有62万余人。

如果麦斯蒂索代表混血儿杂糅混合的特质,那么克里奥尔人这一概念则代表混血儿的新生与创造。混血儿从其原生根系中生长出来,创造性地从多元背景中生产出全新的社会、语言、文化意义,并独立甚至超越原生种族。

克里奥尔人(Creole)源于拉丁语词汇Creare(创造),与拉丁语mixticius(混合)一样,Creare也在西方语言中演变出不同形式:

英文中的创造(create)和克里奥尔人(Creole)、法语中的créole、葡萄牙语的crioulo、西班牙语的criollo或克里奥人(krio)、克里斯坦人(Kristang)等,都是克里奥尔人的语言变体。

与麦斯蒂索人作为简单的种族杂糅不同的是,克里奥尔人已被认可为全新的民族,拥有独立的身份、语言和社会属性。克里奥尔人的社会地位也更高,较少受到种族主义和等级制度的影响。

1866年《哈泼周刊》的插图,描绘美国新奥尔良地区一家法语剧院里,克里奥尔人正在举行社交晚宴

1803年,美国从拿破仑手中买下路易斯安那,成为美国的第18个州,路易斯安那原属法国,这里的法国人或西班牙人与印第安人、黑人通婚后留下的混血后代,统称克里奥尔人,意为“生在新世界的人”。

这些黑人混血也叫“自由人”,不同于美国其他南方地区的黑人奴隶,这些克里奥尔人拥有自由。

克里奥尔人分布于美国南部的路易斯安那、德克萨斯、新奥尔良、密西西比等州,母语为法语或西班牙语。

美国拉丁裔歌星瑞奇·马丁,美国拉丁裔女星杰西卡·奥尔芭,赛琳娜·戈麦斯,詹妮弗洛佩兹

在非洲塞拉利昂,当地的“自由人”被称为克里奥人(Krio)。18世纪末美国独立战争时期,一群效忠英国的“保皇派黑人”离开了美国和加拿大新斯科舍省,重返非洲老家,定居在今天塞拉利昂的弗里敦(Freetown),意为“自由之城”。作为奴隶从非洲卖到美洲后,又从美洲逃回非洲,可谓“出口转内销”。

从北美重返非洲老家的克里奥人,可谓衣锦还乡,具有很高的经济与社会地位,甚至借由殖民系统进入大英帝国核心圈。不同于非洲本地的穷苦黑人或美洲悲惨的黑奴,克里奥人成了塞拉利昂的贵族。

2022年新上任的英国外交大臣詹姆斯·克莱弗利(James Cleverly)是英国-塞拉利昂混血

葡萄牙混血的克里奥尔人(Crioulos)分布于葡属印度、斯里兰卡、巴西、安哥拉、莫桑比克等地,克里斯坦人(Kristang)是生活在马来西亚马六甲的克里奥尔人,他们是葡萄牙人在马六甲的后代。

当混血儿的数量不断增加,逐渐成为主要人种时,混血儿也就不再只是一个个身份含混的个体,而是一个群体。他们开始寻求身份认同和政治地位,逐步与母胎划清边界,追求独立自主。

混血儿先是逐步替代殖民者,成为殖民地的主宰。出生于南美殖民地的西班牙克里奥尔人(Criollo)就曾是西属殖民地的贵族和统治者。

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,混血儿逐渐成为主流社会的中流砥柱,成为新大陆的贵族。塞拉利昂有高度西化的克里奥人;东南亚有峇峇娘惹富甲一方,成为统治当地的甲必丹;菲律宾的麦斯蒂索是当地的“老钱”;南非的荷兰后代布尔人一度自称“永恒的统治阶级”。

随着权力扩张与民族觉醒,克里奥尔人成为民族先锋,最先发起民族独立运动。19世纪初,两位伟大的西班牙克里奥尔人玻利瓦尔和圣马丁,分别领导南美洲北部和南部的独立战争,成为拉美革命先驱。

19世纪末,墨西哥哲学家荷西·法斯孔谢洛斯(José Vasconcelos)因提出“麦斯蒂索化”(mestizaje)概念,成为墨西哥民族身份构建的先驱。在《世界性民族》一书中,他强调麦斯蒂索人是一个世界主义的民族。

1902年,墨西哥教育家Justo Sierra出版《墨西哥人的政治进化》,提出墨西哥人是欧洲人与印第安人两大民族的儿子,混血主宰了墨西哥历史,也安放了墨西哥人的灵魂。

这些民族思潮成为墨西哥建国的指导思想。墨西哥革命(1910-1920年)后,政治家将“麦斯蒂索化”作为解决民族问题的工具,系统性地将印第安文化消除,使其融入一个统一的麦斯蒂索大民族身份中。

菲律宾的革命先驱们,也是一群麦斯蒂索人,民族英雄何塞·黎刹就是华裔麦斯蒂索。

新加坡的土生华人和印尼的荷兰混血印多人(Indos)也都成为国家独立英雄。

尽管在逆全球化的今天,对立与极化在世界各地不断上演,但纵观历史,人类的交融贯通,与民族国家总是相伴而生。所谓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,也是历史规律吧。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Leave a Comment